2018年1月16日 星期二

2017熬都熬過了

仙境傳說鎮樓。無意義,但我喜歡。
記載2017年的點點滴滴。

平庸的一年,各個方面都是。
重金聘請Immortan Joe說出這句!
好事比壞事多,也許只是選擇不記住好事? 

小孩子大得快啊,吃貨妹妹都上豆豆班了。

沒看幾本書,30來本吧,史地類居多。

著迷於VOCALOID音樂的一年,聽了很多初音ミク的歌。


看了不少新漫畫,首推鏢人…… 好吧,不知道它是不是2017年的,總之就是很喜歡。

Dr.Stone,獵殺絕望山,這兩部截然不同的原始風漫畫意外的好看。

推理懸疑的有:My Home Hero,遺書公開,生贄投票,都不錯。

忘記投進多少絕殺球了…… 其實我可以再打幾年的。

灌爆你!!!!!
馬刺在西部決賽被渣渣一腳毀了可愛,然後就被橫掃了,可惡!

薪水漲了一點,不過還是天天要貼錢包沒錢.jpg。

前幾天在google出現的漢語拼音之父周有光已經走了一年,就是那平凡的2017年,111歲,無憾了。 

Chester,拜拜!
說起走…… 不能忘記Chester Bennington,被我譽為沒可能有人討厭的搖滾樂團Linkin Park的主音…… 可惡的2017。

然後…… 韓國SHINee成員金鐘鉉憂鬱症自殺,是的…… 多麼好的青年…… 希望能喚起人們對精神病的關注!

到底有多恨2017年啊,一整年什麼都沒更新博客。

混不下網絡,就逃吧!

插上網線鏈接火星!!!!!!!!!!!!
看網民評論時勢是件樂事,但前提是你要接受他們的素質參差不齊,對高明聰穎的網民你要有相應較高的鑑賞能力,對腦筋短路的網民,你也要有對待弱勢群體的耐心及愛心。

評論,離不開幾種類型,最常見的莫過於普通型回應(如:某人死了就R.I.P),神回覆以及幸災樂禍型回應了。 普通型的我就不說啦,這神回覆及幸災樂禍型的才是網民評論“精髓”所在,通常回應次數及按讚/怒最多的就是這型。

暫且按下神回覆不說,先談談幸災樂禍。 為什麼要幸災樂禍? 因為過癮。 幸災樂禍從來就不需要本錢,而且在網絡上付出代價的相對于真人面對面較低得多。

這過癮如何來的? 大概就是離不開宣洩不滿或製造仇恨(網絡稱為刷仇恨值),尤其是在網絡上,其他網民通常也對發言者無可奈何,你越怒,他們製造仇恨的目的就達到了,反而越得意洋洋呢!

以前在my45有這個國家認證的肛之戀精術士證…… 
至於神回覆,顧名思義就是超棒的回應,不管是長篇大論還是短短三四個字,只要切中主題,完美回應,這些都是神回覆。

不過即使是神回覆,還是可能引來其他人的攻擊,原因很多,第一,太過認真及執着;第二,覺得被刺中要害,覺得受傷;第三,湊熱鬧;第四,引人注目;第五,製造仇恨。

你看,又是製造仇恨,看來有些網民就真的是吃飽沒事做,以刷仇恨值為樂!

所以,認真的人上網跟形形色色的人討論,有時候反而弄到自己滿身蟻,悶悶不樂! 對這些認真的朋友,我只能說,網絡真的不太適合你。

一些網民的低能表現,其實也指出了問題所在,言論自由必須有一套規則去管制,而且是有此必要。 在規則之下,每個人都能隨心所欲自由發言,但也必須為自己言論負責,輕者發帖道歉,重則控上法庭。

我有個搞農場的朋友,前陣子被網民污衊他的農場賣假蛋,他非常生氣,卻苦於對方是使用假賬號,無從查知誰人做出如此不實謠言。 雖然我鼓勵他報警,但因為他害怕麻煩,而且擔心對方加油添醋捏造更可怕的謠言,所以作罷。 後來,那個帖子也因為太瞎了,被網民質疑是造假後,也逐漸沉了下去,再也看不見。 雖然朋友終於鬆了一口氣,但問題其實並沒有解決。

這些規則或者法令一旦落實,也許對於打造一個更健康的網絡文化及環境是非常有幫助。 只是,我對於我國的執法單位信心不足,更害怕這會淪為對付不滿政府者的利劍。

網絡上人人都當自己是MVP。
目前來看,似乎還是維持現狀才較為自在,因為若大家的回覆都是普通型,那可就太沒趣了。

嘴巴講講,鍵盤敲敲,其實是許多混跡網絡已久的人們的“反射條件”,輕易地就參與了討論,投入時事課題中,一時三刻也不容易戒掉。

不管怎樣,還是要呼籲各位網民,既然是打字了,在按下發出之前再用一些時間三思,看看自己的言論是否有問題,切勿成為了別人眼中素質低下的人。

當然,如果你是要當一回小丑玩玩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啦。

然後就是再次跟認真的人以及新手們說說:網絡如登陸火星,是很危險的,要做好適應環境的準備,更要用智慧化解每一次火星人的攻擊。 混不下,就逃吧!

小學的回憶

屁孩就是要混入一堆屁孩中才不容易被人發現啊。
上個星期出席了小學同學老許班長辦小聚餐,來了十多個小學同學,有些同學雖然20多年不見,甚至記不起誰是誰,可就是談得很有興致,一場餐敘下來,許多小學的回憶都從記憶深處被挖了出來,那種青蔥歲月的純真感也帶上來了,可以不戴面具重新認識舊同學是一件簡單且幸福的事!

伴隨着班長特選的懷舊歌曲單,零零碎碎的小學記憶都拼湊了起來,有些事是跟歌曲互相結合的,就像九把刀所著的《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》那樣,回憶真的需要一些BGM(背景音樂)。

零零碎碎的記憶要寫成一篇文章也不是易事,我就隨意隨行地在此寫下:

在我這個年代的學生,一般的華小都有兩座校舍,中間隔着一個草場,我的學校也不例外。 這草場雖然種了許多漂亮的花草,但是因為地處低窪地區,常年積水,反倒成了一個小型水陸生態圈,那些青蛙啊泥鰍的都來了,很是熱鬧。

而連接兩棟校舍的是個木板橋,木板橋底下就是水陸生態圈,下課時端着那碗6毛錢的煮麵,一邊吃一邊在橋上看積了水的草地泥鰍蝌蚪青蛙,舌頭是美滋滋的,心裡是甜絲絲的。

每個學校都有鬼故事,傳說中學校B棟女廁有鬼,大家都這麼說,所以即使從來沒有見過鬼,那時我卻又如此深信它的存在。 每次看着女同學去後面的廁所,很好奇,卻怎也不敢去探險。 啊,想起來那大概是學校裡我唯一不曾去過的地方。

B棟的木橋過來不是去廁所就是要遇到校長室及牙醫室。 校長室沒什麼機會去,所以感覺還不如牙醫室可怕,牙醫室的一氧化二氮很好聞,明明是個讓人平靜的氣氛,每次進去卻是忐忑不安的。 補牙時機械與牙齒戰鬥,燒焦的味道,血的味道,還有牙醫姐姐手套的味道…… 除了有鬼的女廁,這裡就是全校最恐怖的地方。

以前物資貧乏,穿的是姐姐穿過的校服,白色卻有點泛黃,每天都得把它用汗水濕透,深色的校褲不小心沾了幾滴尿的味道,白色的鞋子在擁擠的食堂中印上了不知道哪家哥哥的鞋印。 那些年我就是那麼髒兮兮地過。

在文具上寫上自己的名字,我是那麼在乎我小小的寶貝。 生鏽的鐵鉛筆盒背後黏着課程表,課程表裡的塗鴉是個可以讓我感到開心的小東西。 雖然我的鉛筆盒不是航空母艦,但是也是一艘不錯的小艇啊!

小學時我特愛畫畫,還畫了漫畫取樂,名曰《無敵風雲》。 畫了漫畫自得其樂,卻有同學愛追看,為了我自己還有這個粉絲,我很努力努力地畫,還把當時火紅的《快打旋風》畫進去。

無敵風雲大概就是長這樣的…… 才怪啦。
我在一年級至三年級幾乎都跟女生同桌,多虧了這,在四年級分班後,我還記得跟我同桌的女孩。 而在四年級之後,也許是上帝聽到了我的禱告,我竟然被分到只有7個女生的班級,再也不用跟女孩子一起同坐啦!

以前我不懂為何我班上那麼多人姓Wong,在中學認識了其他小學同梯他班的同學後,才知道原來學校是除了狀元班外,其它班多是按姓名拼音來分班的。 我們是最後一班,名字拼音靠後的全來到這裡(只有少數幾人不知道為何被分到這裡),所以班上姓Wong的佔了大半。 可是,我依然說不通為何女同學那麼少? 難不成那些年姓Wong的女生都在別校了?

很多事已經沒有答案,我們當然只能選擇向前看了。 感謝互聯網讓我找到這些同學,回憶是美麗的,現實是殘酷的,有時候同學聚會真的是要多難有多難。 沒有預定下一次再聚,所以份外珍惜此刻。 感謝每一位出席的同學,只要想到生命中曾經有你們相伴,與你們在同一個場所共同享有一些回憶,足矣!

生命中重要的過客

有沒有這樣一個人,明明沒有在你平淡生命中佔上多少時間,可是卻做了一些左右你一生的事? 如果有這樣的一個人,那肯定就是他在最應該/不應該的時間點出現,然後影響了你的一生!

在我平淡得近似無聊的生命中,我的表哥阿光就是這樣的一個存在。 而他佔據的時間已經不會再增加,小他15歲的我再過700多個日子就將與他同年……

阿光是我大姑家裡的長子。 為人豪爽,嗜好杯中物,講話不大正經卻常令人捧腹大笑。

小時候,我還住在育德區時,大姑的家就在我家的對面。 我自懂事以來就常常常溜去大姑家玩,一來有人陪伴(父母工作,姐姐玩的又不合我胃口),二來有大姑賣不完的包子和茶果腹。

大我15歲的阿光表哥早早就輟學轉入社會工作,總之,帶我懂事時,他在我眼裡就是個大人,不只菸酒不離手,還常常唆使我喝酒,吸煙! 那兒有這樣古怪的表哥!

他特別喜歡戲弄我,我向媽媽埋怨表哥欺負我,媽媽都一笑置之,儘管從理性方面來看這不太合理,但這事多少也能讓我看出媽媽對大姑及表哥的信賴,相信他們不會做出更加過分的事。

我也有理由相信,媽媽是刻意讓阿光表哥“牽制”我的,因為小時候的我,簡直就是個潑猴,是大人們眼中頭痛的頑皮小孩,常常拿我沒輒。 可是就是不知道為何阿光表哥對我就有一套,他可以用健碩的體格抓着我讓我動彈不得,也能看穿我想做的惡作劇,總之,只要我作惡,阿光表哥一來,我就只能投降。

現在想來,這個童年時的剋星,一次都沒勝過的親人,真的是個讓我成長的良師。 我從幼兒園及小一時的天天被罰,慢慢變成自律守規矩的乖學生,甚至成為巡查員,阿光表哥的牽制真的應該記上一功。

對了,說起來我不抽菸也跟阿光表哥有關。

有一次我挑戰阿光表哥打架,阿光表哥跟我說:我不跟小孩子打架的。 我就說:你當我是大人! 阿光表哥也不回我,只是慢條斯理地拿了一支煙給我,說吸了它就當我大人。 我就吸! 哇!嗆死我了! 怎麼能吸!

我放棄了。 但,阿光表哥並沒有放過我。

他說:既然你抽了菸,我就當你是大人,跟你打。 不過,如果你輸了,你就永遠不可以打人也不可以抽菸! 我答應了! 當然,強弱懸殊,我根本沒可能打倒他,他只是輕輕鬆鬆地用肚子接了我一拳,就抓住了我,然後用牽制技逼我投降。

我一直記着這個“男人的承諾”,不抽菸,不打人,直到現在。

今年的8月22日是他的忌日,在讀回以前博客時才沒用地想起這些。 不過也多虧了博客,我想起了他對我人格的塑造所作的一切,非常感恩阿光表哥及時地踩了剎車…… 儘管,一開始他可能只是出於想找找樂子,玩完小屁孩的樂趣……

2018年1月15日 星期一

重聞舊書香

最近整理書房,找到了許多舊書,這些曾經看過的書,如今擺在眼前卻有點陌生。 有些書就是這樣,讀過了沒能留下什麼印象,就慢慢淡忘了。 有些書呢,明明好看得很,可是讀完卻不太記得內容,重溫了才發出“哦,原來是這本,看過看過”的呼聲。

書房裡的書一半是純文字,一半是漫畫,平時閒來無事吃麵上廁所都拿漫畫去消化,因此我重溫漫畫的次數遠遠高於純文字的書籍。 這次整理書房,硬是把一些舊書重新擺在眼前,逼自己去再次寵幸這些被打入冷宮的妃子們。

擺在眼前二十來本的書,並不是每一本都能讓我啃得下。 有時候看着那書名,再看看那厚厚的300大頁,挫折感就上來了,根本看不下,還是擱着吧! 毫無選擇,我只能從“小本”下手,希望可以稍微解決一下這為數不少的書,讓我自己好過一些。

《流行性物欲症》是我第一部重溫的著作,這是一部具有批判性的書。 三位作者你一言我一語,毫不含糊,一針見血,用文字的大刀完全不留情地將美國人的生活模式狠狠砍了幾百刀,惡狠狠地將美國人千刀萬剮,割肉離骨!

作者們在書裡把令人震撼的事實和灼熱的洞察力結合到了一起,為讀者指出了前進道路。 雖然全書像本“道德經”,但它沒有一絲說教味,而是充滿幽默、諷刺、有趣的一本書。 另外,書裡特別穿插了諷刺漫畫,盡力地把物欲症奚落一番,為書本的閱讀價值加分不少。

簡而言之,此書說的就是『真正的快樂及生活常常是物欲之外的東西』,比如抓泥鰍,與朋友們一起下棋等等。

是本非常易讀的書,而且有趣,重溫的速度比較快,謹用了數小時就啃完了。

第二本是《終極審判》,書裡描述了幾位權傾天下者的窮途末路,破解了多樁政壇驚世案的幕後隱情。

沒錯,你腦海裡浮現的那些人,總有那麼幾個出現在裡頭,如:馬科斯、蘇哈多、薩達姆、尼克森及田中角榮等人。

此書巨細靡遺的揭露這些“大人物”從小開始,直到送上審判台的一生,整個過程毫不放松,結構慎密,整個環境、人物關系、局勢等在淺白的文字間交代得明明白白,不會予人混亂之感,讀起來非常輕松,不會出現以往常翻回去查看的動作。

同樣,我用了更短的時間完成重溫,這本只用了區區2小時。

貫穿整本書的無非就是『絕對的權利使人腐敗』。 雖然早已懂得此一“定律”的道理,但沒有血淋淋的例子“佐證”,很難產生共鳴,這一書可算是很好地補充了這一空白區塊。

即便不看這些大道理,大人物的醜聞人人都愛看吧? 抱着這種想法的我,看着這書,算是過了癮,但也正因我國的政治局勢,也開始感到了一絲絲寒意。

下次看什麼呢?

染毒毀前程

昨日一人于餐廳用餐,巧遇多年未見之球友老K,互相寒暄一番,聊起了近況。 言談間談及他的好搭檔老J,他搖頭嗟嘆連連,一問清楚,才知道是老J染上毒癮,被送去古晉的戒毒中心,已有多年未聯繫,不知近況如何。

印像中,這位老J是一名球技出眾的壯漢,還曾代表詩巫打過球。 後來因為遠渡重洋去工作,就少見他打球,只知道每次他回來在球場遇到,雖身手不如以往,但也還能談笑風生地打打球。 因為知道他的一些狀況,所以對他的消失已經不感到稀奇,只是沒想到不見多年,再獲得他的消息竟是如此“噩耗”,惋惜之餘,更怒毒品害人不淺。

據老K所說,他其實在海外有賺到了大筆錢,返馬後成家立業,也在古晉買了房子。 在古晉安定下來後,就自行創業,聽說也是偏門生意,有一段時間還向老友們借了一些錢,說是生意周轉,殊不知原來是拿來買毒品。 後來被老友們察覺,紛紛拒借,避而遠之。 沒過一段時間,他也因為精神頹靡,生意也崩掉了。 後來還傳出了家暴,妻子帶著孩子回了娘家,而他就警察抓走了,被勒令送往戒毒所。

老K說,這當中不過是5年不到的時間! 一個人從有到沒有,從高跌到谷底,竟是如此迅速! 我們擺著一副撲克臉,只能自嘲:毒品帶你上天堂,毒癮讓你下地獄。

我和老K也分享了一些看過的吸毒實例,得出了結論:吸毒不會一下子毀了你,但是毒癮會,只要成癮了就幾乎沒有好下場。 其實這些吸毒的人都知道毒癮可怕,但不少染毒癮者都是自以為是以為自己可以控制得到,最後不幸被毒癮牽着鼻子走,毀了前程!

許多的吸毒者同時也是犯罪者,因為毒品並不便宜,當他們沒錢,卻毒癮發作,他們就會去偷、搶、賣淫等等。 當這些癮君子吸到神智不清時,更會攻擊人,強姦人等等。 看看那些報紙上刊登的被警察逮捕的犯人,不少都有毒品前科。 更有研究調查,即使他們成功戒毒,再次染毒的機率還是比普通人高,毒害的不只是身體及腦子,害的更是心,尤其是那些曾經藉著毒品達到精神高潮的吸毒者,他們很容易為了尋求這種快感再次染毒,而形成了一種無限循環的悲劇。

要反毒必須從教育下手,除了教育及提升文化素質,更要有一套系統可以實施及檢驗,以加強反毒的效果。 我認為,國家為了毒不曉得投入多少資源,可是收到的效益卻不大,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在校內教育這一環節做得不夠好。 在孩子轉大人這一階段最為關鍵,政府可以提倡如香港實施的自願驗毒計劃,除了在校園營造出抗毒、防毒的氣氛外,也鼓勵學生沾上毒品後勇於求助,幫助他們戒毒,同時斷絕沾上毒品的學生與販毒者及吸毒者的關係鏈,進一步達到打擊毒品的效果。

根據不完全統計,我國共有2萬6000多名癮君子,而這僅僅是像老J那樣記錄在案的癮君子,實際數目肯定會更多。 遺憾的是,可主導國家動向的政治人物並沒在反毒上展現太大的決心,反而常常為了宗教、種族等課題吵翻天,若能把這些精神花在反毒之上,我國一定會變得更好。

圖源:新北市獲獎作品:反毒(http://www.clsh.ntpc.edu.tw/art/page/print_honer.html)

不公佈成績是好事!

猶記得前幾年曾經寫過小六評估考試(UPSR)發榜時各大中文報用不少篇幅去報導的文章,“詩巫WL小學冠絕全砂”、“DH小學30個狀元”、“SL學校學生表現不俗”。。。 到了今年,在上頭的命令下,各州教育局在UPSR成績放榜當天不會有新聞發布會,也不會有學校平均等級(GPS)排名,而只是把學生成績派發給各校,再由各校派給考生。  因此,今年不見鋪天蓋地的報導,而我個人就非常贊同這種做法。

我相信,只要提及我國教育,多數人都有“做得不好”之感。 其實怎麼才算做得好呢? 什麼樣的教育才是適合我們國家呢? 我直到現在都沒看過類似的文章,不是研究得不夠徹底,就是像我這類寫一寫看法的,而當中的內文更多是千篇一律的參考他人的教育模式,說是要效仿,但卻沒有完全執行的詳細辦法。 可以預見,這種“教育停滯”的現象似乎不可能在短期內獲得巨大改善,但至少這幾年教育部有“稍微大膽”採用一些“技術性”的作法去取代過往的教育模式,說是“高層次教育”,就不曉得可以高層次到什麼地步。

這次UPSR不允許學校公佈成績有積極意義,即:不是不比較,而是換個方式比。

一種因果關係的研究,可以得出多樣結果,簡單點說就是,想證明做A必定得到B,得先分清楚先後關係(誰是因誰是果),如果做A可以得到CDEF之外的答案,那B只是做A其中一個會得到的結果,而非B一定是做了A才得到,或做A就一定得B。  同理,教育也是如此,說不比較恐怕只是自欺欺人,如果不比較,怎麼知道自己的優劣之處? 比較是一定要的,關鍵是我們是否有搞清楚前後關係。

我國傳統的考試模式是把科目分門別類,然後以每一科的得分評價學生是否優秀。 這很容易就被搞亂了因果關係,變成學生為了得到這個結果(成績)而去做(學習),而不是因為做(學習)才得到這個結果(成績)。

學習的過程可以產生很多結果,得分(成績)往往只是其中一項,更別說學生因興趣而把精力專注在某個知識方面(對製藥有興趣但對其他科學項目無興趣),而忽略了其他學科。 在傳統的考試模式中,這個學生很可能無法得到高分(因為太專注某科而忽略其他學科如歷史、馬來文),而他也會因為得分不高而被打成“學習差的學生”,影響升學。

這次不公佈成績,而是要學生看成績找出自己的優劣之處,幫助他們找到自己的路,還有重拾學習的興趣,而不是倒果為因,搞錯了學習的意義。 這就是所謂【不是不比較,而是換個方式比】,當你比較了你自己各科的成績,你可以選擇補強不足之處,也可勇敢走向有興趣且較強的學科。

當然,只是走到這一步還遠遠不足,教育部應該加緊時間制定後續的應對方案,讓這項教育理念可以一行到底。 當然,這是不是成功的模式就見仁見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