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10月26日 星期日

通话

摇了通长途电话,那头的声音是令人怀念的。

我决定在一分钟内解决相思之苦。 具体来说一分钟是没有含义的,它只是闪电战的模糊信号。
我要快,我不可让她知道我多么多么地没有骨气。

我想很浪漫地说“我想你了”了然后挂上电话;
我又想老实地说“我爱你”,尔后与你情话绵绵聊够一分钟;
我也想故作骄傲地不说内心里最想说的话,只跟你闲话家常哈啦打屁。

最后我选择了报告近况的方式,结束了我们的谈话。

“下次要更真诚”,我对自己说。

1 則留言:

夜喵子 提到...

说不出来的话,改用写的也不错呀。